麻將給我最寶貴的財富

自小已覺得新年是好悶的節日,無論去親戚家拜年,或親友來我家拜年,例必開枱打麻將。有時不夠腳開三枱麻將,我也被迫戥腳,所以我八歲已懂得打麻將。縱使我不愛這些嘈吵的娛樂,但麻將給了我一生最寶貴的財富︰鄰居一年至少有360日都開枱,我對麻將聲極度煩厭;但如果鄰居不開枱,我小時候就沒有零用錢。

麻將局收場後,我就替鄰居清潔麻將,鄰居讓我選擇一樽可樂或五毫子作獎勵。我大多數選擇五毫子,把賺到的零用都儲起來,在裕華國貨店買了一部海鷗相機,後來還替一些爛賭鄰居照料孩子來增加收入。

對於那群終日愛攻打四方城的鄰居,我真的「多得佢哋唔少」,她們贏錢就打賞我兩蚊,輸錢時就好晦氣地把一蚊擲在麻將枱上,所以我自小已知道世上沒有免費午餐,任何東西都要靠付出勞力才可以得到。小時候會一面抹麻將,一面唱着《阿信的故事》主題曲︰「命運是對手,永不低頭,從來沒抱怨半句,不去問理由。仍踏着前路走,青春走到白頭,成功只靠一雙手,奮鬥!」

無論富或貧的美國家庭,孩子自小已有很強在社會求存的意識。他們會提出幫忙鄰居清潔汽車、把母親看完的舊雜誌轉售給鄰居,或自製檸水在家門外賣來賺點零錢。若香港的孩子如此做,可能父母覺得丟臉,但美國父母會因孩子有自立自強的自覺性而感到自豪。

因為我八歲已懂得賺錢,知道錢得來不易,自小花錢很謹慎。小時候選擇五毫子而放棄可樂,19歲時去日本就是拍了一個可樂廣告,讓我可飲個痛快之餘,也賺取了人生的第一個六位數的酬金。

哈佛大學曾追蹤一群兒童數十年,發現童年有兼職或做家務的,長大後個性較樂觀,對環境適應力較強,成就較童年沒工作的高。過分寵愛及給予不勞而獲的享受,只會令孩子貪婪,得不到啟發和磨練的機會。

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Reply

Powered by WordPress. Designed by Woo Themes